视频深夜释放自己app

秘书难以置信的看着李小华,他没听错吧,真不敢想象老板竟然说要把这辆车送给方辰。

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不送这个,我去哪临时找个能配得上方总,也能值得我出手的东西,至于说我喜欢……”

说到这,李小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肉疼。

过了数息,李小华狠狠一咬牙,“这不重要,反正已经搭上了法拉利这条线,大不了让亨利再给我专门定制一辆,无非就是多等几个月而已,我能等。”

秘书着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他感觉老板今天真是变了,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老板了,价值十几万,几十万的东西,不但老板送过,甚至他还替老板送过。

但是车,尤其是这种老板摸都没摸过的心头好,他不但没见过,而且也从未敢想过老板能将车送给别人。

毕竟哪怕是开过的,开腻的,老板也从没说送过人。

“至于说,为什么我今天这么狂,这么急躁,这么不像我……”李小华嘴角微翘,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。

听了这话,秘书瞬间竖直了耳朵。

“我之前教过你,如果想要跟一个人成为朋友,那就送他礼物,并且越贵越好,最好送的他,以现在部身家都还不起,那这样的话,他无以为报,不但会帮你,把事情给办得漂漂亮,甚至还会掏心掏肺的对你,把你当做真朋友。”

“另外一点,最好就是,这个礼物的获得难度再高一点,唐太宗,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的故事你知道吧?”李小华说道。

秘书赶紧点了点头,这故事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,而且他还知道送礼的是回纥国大使缅伯高,并且那首提在绸缎上的诗,他还记得。

小雪气质萌娃装扮极致乖巧

“唐太宗为什么不但没有怪罪缅伯高就送了几根鹅毛,并且还大大的赏赐了缅伯高,不就是因为将鹅贡唐朝,山高路遥遥,从回纥国到长安路远千里,缅伯高送礼有困难,不容易,要是这鹅毛是从长安城随便拔下来的两根……”

说到这,李小华冷笑了一声,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别说什么赏赐了,唐太宗能直接给缅伯高按一个欺君之罪,然后砍了缅伯高的脑袋。”

“同样是两根鹅毛,但就是因为路途的遥远,送礼的困难,而变得身价不一样。”

“您的意思是说?”秘书感觉自己抓到了点什么,但话到嘴边,却始终说不出来。

李小华微微一笑,“简单的说,这车本身价值是七十五万,但是经过那个什么亨利一阻拦,以及打给莱泰利大使这通电话的这么一折通,这车现在至少要价值一百五十万,翻了个倍,甚至更贵,方辰收到这辆车会更高兴,更感激我,但实际上我花的还是这七十五万,以及搭上了一点点的人情而已”

不过,话虽然是这么说的,但李小华还是感觉有些肉疼的很,他不在乎钱,就是在乎车,但想想那毕竟是方辰,也就忍了下来。

“高,实在是高!”秘书伸出个大拇指冲着李小华,由衷的说道。

他现在算是知道,为什么李小华是老板,他只能当个秘书的原因了。

而此时,方辰等人在外面已经等的有些着急了。

陈绍轩踢了一脚栏杆,嘟囔道:“这李六叔也太磨叽了点吧,买个车至于这么长时间吗,这都进去半个小时了。”

方辰瞥了陈绍轩一眼,微微有些讥讽的说道:“你不是挺喜欢这车的吗,之前非要来看,不来看就要死要活的。”

“那时候是那时候,现在是现在,这就跟看美女一样,就是天仙,如果天天在你眼巴前杵着,你也早就看腻了。”陈绍轩振振有词的说道。

听了这话,方辰和苏妍面色微变,一脸玩味的看着陈绍轩。

陈绍轩完美的体现了什么叫做,不作便不会死!

感觉方辰和苏妍的面色有些不对,陈绍轩刚想开口,这就突然又感觉旁边一股,他熟悉的,冷冽的杀气席卷而来,他瞬间觉得自己仿佛赤身果体的站在冰天雪地的野外当中。

如同缺了油的齿轮一般,陈绍轩艰难的扭过头来。

果不其然,只见王诗琪面色铁青,暗藏杀机的看着他,眼中更是时不时有利剑一般的光芒闪烁,仿佛要把他万剑穿心了一般。

“七月,你告诉我,你看我了十八年,时不时早就看腻了,想换个人看。”王诗琪面若寒霜,一字一顿的问道!

陈绍轩赶紧把头摇成了拨浪鼓,“没有,没有,真没有!”

“没有?”王诗琪冷笑了一声,“那你告诉我,你那话是什么意思?不是说天仙也能看腻了吗,这一点我王诗琪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我知道我没天仙好看!”

“这话是真的,可你这不是女大十八变嘛!你这年年变,天天变的,越变越好看,我怎么可能看腻了,再看一百年也看不腻。”陈绍轩一脸理所应当的说道。

王诗琪楞了一下,然后嘴角忍不住上翘了。

过了数息,她白了陈绍轩一眼,“行了,这次算你过关了,要是下次再这么瞎说,仔细你的皮!”

方辰和苏妍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,难以置信的看着陈绍轩,神人,连这都能圆的过去。

念头一动,苏妍拉着王诗琪走到了一旁。

而陈绍轩自觉的跟方辰占站到了一起。

“可以啊,这话你是怎么想出来的?”方辰冲着陈绍轩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他也是佩服。

陈绍轩苦笑了一声,然后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你要是有个这么青梅竹马的女朋友,从小就开始锻炼,锻炼了十八年,你也有这水平。”

方辰楞了一下,然后仔细一想,似乎还真是这个道理。

“你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七月?”苏妍问道。

“不放过怎么办,难道还要再打他一顿不可吗?我欺负他,只是为了找一点存在感,让他多宠宠我,多重视重视我而已,可不是要把他打跑,甚至打死,这要是打跑,打死了,我找谁结婚去。”王诗琪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苏妍若有所悟,似乎学到了点什么。

而就在,方辰和苏妍都被上了一课的时候,李小华等人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,从展会的后台走了出来。

“看来李总,这次的车买的不是怎么顺利啊。”方辰笑着说道。

他在前世听朋友说起李小华的时候,就知道人家法拉利觉得华夏人买不起,说是展销,其实就是展示,压根没打算卖给华夏人,从李小华去了足足有半个小时,这一点的确已经坐实了。

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,几十万,几百万的东西,已经失去了讨价还价的意义,买车跟买菜真没什么区别。

谁家去买个小青菜也不会买半个小时吧,更别说这菜摊就在你家楼底下。

李小华心中一喜,但仍装作一幅一言难尽的模样,苦笑了一声,“的确是不太顺,我去了之后,人家死活不卖给我,非说什么拖车和邮轮都已经准备好了,我说拖车和邮轮的费用,我也付了,就这还不行。”

“最后闹得我给他们大使馆打了个电话,他们大使给负责这事的老外打了个电话,才算是了结。”

李小华的秘书眨巴眨巴眼睛,莱泰利大使给亨利打电话吗?

这电话明明是什么一等参赞打的啊。

不过,他还是觉得把这事深深的埋进心里,一辈子都不说。

听完这话,方辰笑了一声,他虽然知道这事有意外,但也没想到,买辆车竟然能闹得这么鸡飞狗跳,意大利大使都出面了,说实话这事他是做不来,而且也没这资源做。

毕竟他可不像李小华,能认识那么多大使馆的人,李小华的那些豪车,几乎都是从大使馆倒腾出来的。

但转念一想,不对,有个大使馆他也可以做到这样,那就是俄罗斯大使馆。

虽说他不认识俄罗斯大使,但俄罗斯大使肯定认识他。

“说实话,我也是头一次感觉买辆车这么难,不过怎么说也总算是到手了,现在这车就归方总你了。”

说着,李小华把手摊开,一把法拉利车钥匙出现在上面。

“送给我的?”方辰彻底傻眼了。

他怎么也想到,闹了半天,李小华竟然要把这车送给他。

“对没错,我之前不说要送给方总你一个见面礼吗,这就是了。”李小华笑着说道。

方辰摆了摆手,“李总,这使不得,就先不说这么贵重的东西,我受之有愧,而且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,李总这么喜欢这辆车,费了这么大的劲,才把这车买下来,我怎么能收。”

“方总这话就见外了,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宝马配英雄,要我说这车,只有方总你才配开。”李小华情真意切,无比真挚的说道。

方辰刚想说什么,就被李小华打断了。

李小华话音一转,装作不悦的说道:“再说了,我之前不是说了,还有事要求方总你帮忙,你连个小礼物都不收,这不是变相堵我的嘴吗?”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