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鲍之交分拣中心网站入口链接

当听到秦的声音,吕渊整个人打了个冷战,他看着何萍,确定何萍不会和秦串通起来坑骗自己。

毕竟这就像是脱了裤子放屁一样的事情,毕竟无论如何,都是多此一举。

“你被追踪了?”吕渊开口颤声说道。

而何萍则摇了摇头。

她不可能被追踪的。

或者说,能够追踪何萍的人,根本不存在。

如果真要强行说谁能追踪何萍的话,她顶多会投方别一票,因为方别对于自己实在是太了解了。

但是这个人绝对不会是秦。

“我想何萍大人应该会有些意外。”殷夜的声音在一旁静静传来,何萍望去,发现殷夜正站在磨坊的窗外。

“为什么我们这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吕渊神情一变:“不要相信这个妖女的挑拨离间。”

何萍沉默不做声。

我爱你你是我的朱丽叶啊

如今殷夜和秦都出现在了这里,何萍要想逃脱已经非常困难了。

尤其是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后手了。

“你的伤已经好了?”最终何萍看着秦,开口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秦推门走入,看着磨坊中的二人:“要打一打才知道。”

“你的伤怎么样?”何萍回头看了吕渊一眼。

吕渊运行了一下真气,只觉得经脉像是针扎一样疼,根本就提不上气来。

毕竟他是被秦亲手所伤,想要养伤根本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养好的。

所以他有些黯然地摇了摇头。

此时看起来有点像二对二。

可是吕渊并没有办法出战,何萍静静抽出长剑,看向眼前的秦。

“所以那就打一架吧。”

秦笑了笑,看着何萍。

“你的对手并不是我。”

何萍回头,刚好看到吕渊的手掌。

带着寒气手掌,一掌打在了何萍的肩膀上。

“该说抱歉的是我。”吕渊静静说道。

“我是薛大人的人。”

他的表情古井无波。

何萍的剑横在吕渊的肩上,只需要稍稍用力,就能够斩断吕渊的脖颈,但是何萍苦笑了一下。

最终扔掉了手中的剑。

“果然我并不擅长阴谋诡计。”

何萍淡淡说道。

……

……

暗室。

暗室中突然出现了一盏灯火。

何萍抬起头,看到了举着灯火的薛铃。

薛铃穿着白衣,表情稍微有些复杂,她看着眼前翠衣的女子,轻轻叫了一声萍姐。

何萍摇摇头,淡淡道:“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蜂后殿下?”

“萍姐叫我林雪就行了。”薛铃将灯放下,然后跪坐在了何萍对面。

“这一路上,多亏萍姐的照顾了。”

“如果真该感谢,你应该要感谢方别。”何萍淡淡道:“当初选择将你留下的人是方别。”

“不知道方别会不会后悔。”薛铃有些感慨地说道。

“不会。”何萍平静说道。

薛铃有些意外地看着何萍,何萍笑了笑:“他是个永远不会后悔的人。”

“因为他认为后悔没有用处,如果有后悔的时间,倒不如在做事情的时候多想一想。”

薛铃沉默,然后笑了笑,有些没来由地说道:“嗯,那我也不后悔。”

薛铃并没有说她不后悔什么。

但是大概可以猜到。

薛铃所有的一切,也都不会后悔。

没有后悔来到霄魂客栈,没有后悔成为方别的蜂翅,没有后悔这一路的走来。

当然,也没有后悔她如今成为蜂后的这个决定。

“你是个很好的女孩。”何萍淡淡说道:“当初我就对方别这样说,而今看来,我别的方面有点差劲,但是我看人还是挺准的。”

薛铃沉默,然后说道:“秦想让我来劝降。”

“所以你来了?”何萍问道。

薛铃点了点头:“萍姐您总要选一边来站的吧。”

“我并不想站在秦的这边,但是我更不愿站在陛下那边。”

何萍点了点头:“想必秦也开出了很好的条件?”

“是的,萍姐您只要答应不再插手蜂巢的事情,那么秦就会给你自由。”

“真是秦的风格呢。”何萍笑了笑:“其实我都很久没有想过,会成为他的阶下囚。”

“那方别呢?”何萍问道。

“方别会成为玉蜂。”薛铃说道。

之前,方别是蜂针,薛铃是蜂翅。

如今,薛铃成了蜂后,方别又将要成为玉蜂。

这一切似乎很配套的样子。

“他不会答应的。”何萍说道。

“在他答应之前,要先找到他。”薛铃说道。

“其实我离开应天府之后,也发生了很多事情。”薛铃继续说道:“但是我一直等不到他来找我,我想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,然后我才知道,这段时间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”

“秦想让我当蜂后,我最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但是后来又想了想,我又遇到了商九歌。”

薛铃在说着,而何萍则静静听着,并没有开口打断薛铃的叙说。

“在此之前,我都一直听着方别的话,因为他真的很厉害,只要有他的话,无论多么危险的局面,最终都能够举重若轻地化险为夷。”

“但是现在方别找不到了,其他人也分散在四处,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,要么就装作鸵鸟躲在一旁,等待一切过去。”

“要么就努力自己尝试去做一些事情。”

“哪怕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对还是错,但是总之,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有人去做的。”

“您说是吗?”薛铃轻轻说道。

何萍没有办法反驳薛铃的话。

她只是点了点头。

“即使这样,秦的力量也有些不够。”何萍说道。

“他只是依仗着圣人暂时抽不出精力和他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“一旦圣人抽出精力和时间,蜂巢将会迎来一场彻底的洗牌。”

“会死很多人。”

薛铃沉默片刻:“在成为蜂后之后,我知道了很多事情。”

何萍点了点头:“很多事情都是只有到了一定级别之后才知道的。”

“我唯独在意的只有一点。”薛铃看着何萍。

“我父亲,为什么会死?”

这个问题,能给薛铃答案的人不多。

真说下来,可能只有四个人。

秦,何萍,原本的蜂后殿下。

当然,或许还有方别。

而何萍看着薛铃,静静摇了摇头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或许,只有那位圣人才知道。”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