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看多个直播平台的app

♂? ,,

这一刻,显得那么的漫长。

四周静悄悄的。

慕迟曜走了进去,手电筒四处搜寻,一个人影也没有。

“傅井然。”他朗声说道,“我已经进来了,我就一个人,都不敢露面吗?”

说完之后,慕迟曜屏住呼吸,认真的听着周围的动静。

隐约的,他听到一点声响。

慕迟曜顿时把电筒移向声音的来源,然后仔细的听着。

只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慕迟曜握紧了口袋里的枪,准备随时掏出来。

“唔唔唔……嗯嗯……”

一阵憋屈的声音响起,像是,有人被堵住了嘴,艰难的发出单音节的声音。

清纯少女风姿冶丽明媚动人美图

慕迟曜仔细的听了好一阵之后,终于发现,那声音是从沙发底下传来的。

“谁?”他屏住呼吸,脚步停下,问道。

回答他的,还是“唔唔唔”这样的声音。

慕迟曜忽然想起什么,猛地往沙发那边冲去。

他跑到沙发边,只见夏天的双手被绑在身后,嘴巴被胶布封死了,被丢弃在沙发下。

“夏天!”

慕迟曜惊喜的喊道,连忙跑过去,一把将她抱起。

顾不得太多,慕迟曜抱起夏天,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跑。

如果这是傅井然的计,他认了。

慕迟曜用尽生平最快的速度,跑出了别墅,手电筒都扔了。

而厉衍瑾一直都举着手电筒,照着别墅门口,直到,他看见慕迟曜的身影出现。

“他出来了!”夏初初忽然惊喜的喊道,声音都是抖的,“他还抱着夏天!”

厉衍瑾也喜出望外:“对!”

慕迟曜抱着夏天没命的往外跑,厉衍瑾一直都拿手电筒给他照着路!

很快,慕迟曜跑了出来,安的从别墅里出来了。

还带回了夏天。

夏初初上前几步,从慕迟曜手里接过夏天,紧紧的搂在怀里,差点大哭起来。

慕迟曜喘着粗气,还有些没缓过劲来。

“先把她给放下来。”慕迟曜说,“她的手被绑着,嘴巴也被封住了。”

夏初初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把夏天放下,直接跪在地上,低着头,给夏天解着手腕上的绳子。

厉衍瑾也走了过来,蹲在夏天面前,看着夏天惊慌的眼神。

他喉间一阵发哽。

但这个时候,他什么都不敢说。

“夏天,我是……是我。”厉衍瑾轻轻的开口,“我给把嘴上的胶布撕掉,会有一点点的疼,忍一忍,我会很轻很轻的。”

夏天点点头。

厉衍瑾伸出手去,手有点抖。

但他努力的,非常非常轻柔的,一点一点的撕掉胶布。

夏天疼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,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。

“疼吗?是疼吗?”厉衍瑾小心翼翼的问,动作不敢再继续进行下去,“我,我已经很尽力了……夏天。”

夏天摇摇头。

不是疼,是她太害怕了,但这个时候,她也说不出话来。

夏初初跪在地上,费了好大的劲儿,才把夏天手腕上绑着的绳子给解开。

没多久,厉衍瑾也非常小心轻柔的,把胶布给撕掉了。

“舅公!”夏天喊了他一句,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扑进了他的怀里,“我还害怕……我好怕,舅公。”

厉衍瑾紧紧的抱着夏天,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后背:“不怕,不怕,已经没事了,我在这里,坏人已经都跑了……”

夏天哇哇的大哭,哭得都快要背过气去。

从夏天被抓走到现在,夏天一直都不敢哭,都很坚强。

哪怕她害怕得不行。

厉衍瑾抱着夏天,听她哭得这么伤心,心里也是难受得不行。

夏初初站在一边,看着夏天趴在小舅舅的怀里,这画面,很和谐。

但是……又有点说不出的心酸。

厉衍瑾抱着夏天,不停的安抚着,夏天在他怀里哭得直抽抽。

夏初初忽然意识到,夏天可以依赖的人,不仅仅只是她了。

夏天被救出来,第一时间不是来她怀里寻找安感,而是去了小舅舅那……

夏初初想,有些什么东西,开始不同了。

慕迟曜走到了夏初初身边,低声说道:“是父女,终究还是父女。”

夏初初没说话,苦笑了一声。

慕迟曜又扬高了声音:“先回家吧,这里不安,有什么,先回去。”

厉衍瑾微一点头,然后抱着夏天,往车辆的方向走去。

夏天一路上都在哭,哭得根本都停不下来,趴在厉衍瑾的怀里,哭得直抽抽。

不管夏初初和厉衍瑾轮番安慰,都没有用。

最后,还是夏天哭累了,就这么的直接在厉衍瑾怀里睡了过去。

夏天睡了之后,车里才恢复了安静。

夏初初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伸出手去,想要把夏天黏在脸颊上的头发给拨开。

但是她的手一碰到夏天,夏天就好像被刺激到了一样,瑟缩了一下,整个人在睡梦中都开始十分的不安。

没有办法,夏初初只好把手给收了回来,不敢轻易再去乱动她。

“让她好好睡一觉吧。”厉衍瑾说,“她才这么小,就遇见这样的事情,害怕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“嗯,我没想到,她会这么的害怕,做梦了,我碰她一下她还会缩。希望,希望别给她心里留下什么阴影。”

“希望不会,以后我们会好好的保护她,不让她再受到半点的伤害。”

厉衍瑾用了“我们”这个词。

夏初初听到了,但是装作没听懂的样子。

夏天现在都不黏她了……

哎。

厉衍瑾抱着夏天,轻轻的在她后背上抚摸着,很快,夏天又安详的睡了过去了。

夏初初不自觉的说道:“她倒是很依赖。”

“我也没有想到,她被慕迟曜抱出来,第一个冲向我怀里,当时我想……我就算为了她,付出性命,我也愿意了。”

夏初初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儿,想起今天一天,夏天所遭受的事情,就心疼不已。

厉家。

厉妍和乔静唯坐在客厅里,都在等着厉衍瑾和夏初初回来。

“妍姐……”“静唯啊,都到今天了,很多事情,就看着去吧。走一步是一步,来跟我商量,我也没有办法。手心手背都是肉。”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