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老司机破解版最新下载

帝森和宁瑞准备合作开发的度假山庄,也在双方公司的数次的联合会议上敲定了方案,这次是许锐作为宁瑞负责人与帝森的合作,而两家公司的这次合作,也很快在圈内引起了巨大反响。

甚至有人还打到许宁的办公室,询问为何没有与帝一集团合作,反而找到了帝森,这点就让许宁哭笑不得了。

如何合作,和谁合作,这都是要看具体的合作项目,帝一集团现在主营的是护肤品牌,奶制品和红酒以及教育产业,并没有往地产方向发展,就算现在公司正在承建影视城,可这也不算地产行业,因此和谁合作这不是一目了然吗?

问这种话的记者,心里到底在想什么,难道别人都是傻子看不出来?简直就是蠢得要死。

影视城那边,徐家森和安雯已经进入剧组,秦湘因为刚生下孩子没多久,孩子还小,没有跟着来帝都,想要出门也要等到孩子会走路了才可以,不然仅靠着她一个人可照顾不过来,她生的是个女儿,不过徐家二老并没有觉得孙女有什么不好,毕竟儿子这都快四十岁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孙女,疼爱喜欢还来不及呢,哪里还敢挑三拣四的说想要孙子,之前连孙女都没有呢,现在可算是了了一桩心愿,徐家不至于绝后。

至于徐家森夫妇则是和徐家二老说过,他们只打算要一个女儿,以后不会再生了,毕竟两人的年纪也都不小了,生孩子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,哪怕现在医疗技术很发达,也无法做到万无一失,现在秦湘都快四十岁了,过几年一过四十大关,那是妥妥的高龄产妇,徐家森不想冒这个险。

秦湘现在是个很幸福的女人,徐家森待她呵护有加,尤其是她怀孕的时候,徐家森推掉了很多的行程,专心在家里赔了秦湘半年的时间,每日里带着秦湘在庭院和小区中散步养胎,孩子生下来也是尽可能的让妻子不至于那么累,现在这部清宫戏因为之前就已经签好了合同,不然他恐怕真的要等到女儿断奶才舍得出来拍戏。

就这样,徐家森的社交平台上都是女儿的照片,没有正脸照,可也依旧被他的粉丝在网上誉为最幸福的小公主。

之前有人还说秦湘配不上徐家森,现在偶像有了女儿,秦湘的地位已经很稳,粉丝也不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。

徐家森在去西江影视城的时候,顺道准备来帝都先探望一下秦雪娟。

当然,这也是临行前,秦湘特意交代叮嘱过的。

走出机场的时候,外面已经有车等着了,徐家森之前已经乔装过了,所以只要散开走,一般是没人能注意到他,因此走出机场的时候很顺利。

清新气质美女户外写真演绎湿身诱惑

出来后找到保姆车,灵活的钻进去后,他脱掉外面的大衣,摘下一副黑框装饰眼睛和头上的针织帽子,对白格道:“先去宁瑞酒店。”

“今晚住在那边?”白格问道。

“住下吧,明天再去剧组。”徐家森看了后面一眼,“东西都准备了?”

“放心吧,都已经准备妥当了。”

秦雪娟之前就接到了徐家森的电话,虽说之前秦湘做的很多事情都让秦雪娟失望,可随着她父母的离世,以及秦湘的改变,秦雪娟也逐渐放下了成见,接受了这个侄女,毕竟是一家人,对待外人尚且能宽容,如今她懂得自省和改变,她自然也愿意重新接纳这个孩子。

对徐家森,自然也不会拒之门外。

也就在这段时间,许宁发现微博居然已经上线了,刚开始只是试运营,许宁虽然上辈子从来没玩过这个,可也知道微博的影响力,因此在试运营的当天,许宁晚上缩在沙发里注册账号。

“铮哥,你玩不玩微博?”许宁冲厨房里做饭的老公,晃了晃手机。

谢铮回头看了媳妇一眼,“我用不上这个。”

“……”许宁想了想,道:“说的也是,那我注册一个玩玩了。”

名字自然就是她的本名,她现在是著名的女企业家,也犯不着改名字,关键是她觉得没必要,现在还没有认证功能,以后若是认证的话还是要用回自己的本名,何必那么麻烦。

再说名字若是起的纷纷扬扬的,圈内人也认不出来不是。

与此同时,也有不少人申请微博,其实微博真的不如KK聊天来的方便快捷,可这个相当于一个日志形式,和KK是完不同的社交理念,况且这也是KK旗下的品牌,并不冲突。

曾经微博也是有好几家的,不过这种社交品牌,只要你经营的起来,那就近乎垄断形式,之后也有不少公司看到了这里面的商机,想要往里面挤一挤,可最终大浪淘沙,还是被铺在沙滩上彻底干枯,消失了踪迹。

注册了账号之后,许宁举起手机冲着厨房的方向拍了一张照片,手机不是多好,像素有限,可也说不上模糊,之后就发布了自己第一条微博信息。

刷新了几次后,这条信息没有任何反应,她也懒得再刷,关掉微博后,将手机随手扔到一边,踩着拖鞋来厨房看铮哥做饭。

昨天礼拜天,他们俩陪着孩子去外面吃了一顿麦肯基,虽然可能在有些家长心里,吃这个不安卫生,但是孩子嘛,总得吃一顿麦肯基的汉堡薯条烤翅等等,他们家反正是很少去吃麦肯基,一年也就是能去个三两会,主要是在家里吃饭,自家的饭菜可是比外面的要好吃健康,虽然偶尔孩子们还是想去外面试试各种口味的饮食文化,没必要拦着。

谢铮这些日子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待在家里,偶尔遇到工作上的调度问题以及会议,才会去部队里,当然也因为整个年过四十,特种部队那边提拔了一个新的指挥官,谢铮偶尔才会去视察一下,并不需要他时刻盯着,因此家里的饭菜几乎都是铮哥来做。

“今晚吃水煮鱼啊。”

“不喜欢?”谢铮笑道。

“喜欢!”许宁瞧见旁边还有一道凉拌菜和两道小炒,晚饭可是很丰盛的,“他们仨若是知道咱俩天天在家里大鱼大肉的,估计能羡慕死。”

“你不说我不说,他们从哪里知道!”谢铮将做好的水煮鱼撑到一个大瓷碗里,带上棉手套端到餐桌上,“准备吃饭了。”

饭菜上桌,许宁看了一眼,然后飞快的跑到沙发里捞起手机,出来对着晚饭咔嚓拍了一张照片,发到了微博上。

“显摆一下我老公的好手艺。”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秀恩爱,果然这种幸福感太澎湃,让人无法抑制。

谢铮由着媳妇在旁边拍了照片,这才坐下来吃饭。

吃饭的时候许宁是从来不玩手机的,除非是有电话打进来,对于这点,铮哥是很满意的。

“对了,还有一个月是洛女士去世十周年的纪念日,铮哥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祭拜一下?”

洛女士是洛希君,这些年许宁每年都能见到沈沧澜,他成了洛女士的衣钵传人,是现今国内顶尖的制茶大师,可不管别人怎样,每年四月份沈沧澜都会亲自来这边带走新鲜的茶叶,从来没有断过。

洛希君是正常死亡的,享年87岁,在这个年代已经算是高龄了,她只比老药叔小一岁。

若是当年没有那么多的事情,这两人可能是要结为夫妻的,可老药叔的家族在后来迅速落败,他跟着自己的爷爷逃难到了香山村,自那时候和洛家断了联系,就算是没有断了联系,这两家那时候家境悬殊,洛家恐怕也是不会让洛希君嫁给老药叔的,所以说来是注定无缘的。

洛女士去世的时候,老药叔带着于春花亲自去了一趟杭城为其送行,回来后心情抑郁怅然了好一段时间,好几个月才缓过劲儿来,期间他和于春花说了很多两人小时候的事情,那是一段值得回忆的童年过往,虽山河动荡,却也碍于两人年纪还小,不知事,才更显珍贵。

“那就去一趟吧,到时候我可能也没什么大事。”谢铮点头答应了。

这饭刚吃了没几口,外面就有人按门铃。

“这个点谁来咱们家。”许宁不解。

谢铮起身走到玄关,看到站在外面的人,笑着按下庭院大门的开关,然后打开玄关的们。

“是殷恪和阿伦。”

殷恪带着儿子进门,就问道客厅里那股香辣的味道,“做的什么好吃的?”

“谢叔叔,许阿姨,晚上好。”殷昭伦进门后向两人打招呼。

许宁请他们父子俩坐下,“小伦今天怎么回家了?”

这孩子也在帝一学校上学,今年读四年级,因为殷恪结婚比较晚的关系,殷昭伦比谢洋小两岁,不过现在也是个了不得的小帅哥了。

“云舒怎么没跟你们过来?”

殷恪夹了一筷子鱼肉,“她这段时间跟队去德国了,今天是我岳母过寿,小伦今天没去学校,晚上闲的没事儿,来你家里蹭饭。”

大家族过寿,可不像普通人家那般,晚上凑在一起吃顿饭就行,他们都是之前就准备许久,当天中午宴请亲戚和相熟的友人欢聚一堂,所以作为帝都军政世家的霍家老太太,这寿宴自然是很热闹的。

“我们不知道啊。”许宁挑眉,去年帝都霍家还请他们夫妻俩过去来着。

“今年没请别人,都是两家人聚在一起庆贺了一番,一个外人都没有。”殷恪起身去酒柜那边,倒了两杯红酒,和谢铮一人一杯,“若真的大操大办,今天你能不知道我岳母过寿?”

“那倒是!”许宁点点头。

许宁之后不再搭理殷恪,转而和身边的殷昭伦边吃边低声聊天。

殷恪吃了好几口饭菜,喝了一口红酒,对秦钊道:“你听说了没有,陈康被撸了。”

谢铮咀嚼的动作顿了顿,点头道:“听说了,工作有重大失误,已经被停职查办了。”

“你说陈老爷子若是还活着,指不定要被他这个儿子给气死,这都一大把年纪,眼瞅着就能退休,居然发生这种事情,也是够倒霉的。”殷恪说起来,心情还真的是很微妙。

许宁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,毕竟这两日关于陈康的事情,可是闹得沸沸扬扬,具体原因是什么,她却有些不太确定。

“真的是他妻子受贿的关系?”

“是啊。”殷恪点头,“额度还不少,一千四百多万。”

许宁啧啧,这数字放在十几年后也是了不得的,何况是现在。

“晚节不保啊。”许宁唏嘘道。

陈老爷子在世的时候,她和谢铮每年都要去陈家向对方拜寿,自然也是认识陈康夫妇的。

可印象里的陈二太太可不是这种不着调的,陈二太太和陈大太太的性格不同,陈倩雯的母亲性格爽朗,逢人就是三分笑容,而且现在在圈内也可以说是陈建的贤内助。

至于二太太话不算多,可能明里暗里表现的不同,性格也有些局限,不如她嫂子来的大气,其实是个没什么主见的。

“按道理,她不应该是能做出这等事情的人啊。”殷恪蹙眉,“原本剩下不到几年就能退休了,虽然在任期间没有什么政绩,现在一切都打水漂了,他或许被会撤销党籍,至于二太太估计要面临牢狱之灾,希望陈二叔没有牵扯其中,可也免不了被严格调查一番,若是牵扯其中,那真的要倒大霉了。”

“他去找殷爷爷了?”

“我爷爷身子骨大不如前,哪里能管的动这些事情,再说就算是管的动,他也不会插手的,既然做了就要承担,找别人为你活动我家老爷子能心软才怪呢。”殷恪想到自家爷爷的身体,也是满腹担忧。

年纪大了,身子骨现在也不中用了,大部分时间就是躺在家里,医生说老爷子的身体顶多能撑个两三年,这已经是极限了。

殷恪现在几乎大部分的时间,都会带着儿子回去老宅,陪着老爷子,就是想多陪陪老人家,免得以后抱憾终身。

“陈老爷子不在了,没人约束他们!”谢铮见殷昭伦乖乖的在旁边吃饭,想到上辈子这小家伙的孝顺陪伴,笑道:“陈二叔自小就被陈大伯压在头顶,不管做什么都无法超越这个大哥,心内自然不顺畅,而二婶也因为二叔的关系,始终觉得矮大伯娘一头,之前不过是上面有老爷子压着,老爷子不在了,他们自然会觉得头顶轻松,而高压之下一旦放松,意志力差的必然会迷失了心智,这也是可以预见的,不然你当为何陈大伯自从老爷子死后,就不和陈二叔过多来往了?陈大伯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,眼光自然是很独到的,他或许早就想到陈二叔会有这么一天的。”

“总之就是很可惜,这件事后续麻烦着呢,走着瞧吧。”殷恪的脸色也不是特别好,“陈静文之前还想着和她丈夫离婚呢,现在出了这档事儿,她倒是死死的赖着江家,说什么都不离了,而且一出事她就把女儿接走了,忘了这几年她的女儿都是亲妈帮她养的,吃的喝的用的哪样不是最好的,结果一出事,跑的比兔子都快。陈旭飞也是个废物,听说家里出了这档事,最先担心的就是以后没钱花,这家人是真的没一个立得起来的,所以走到今天这步,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想到陈静文这个人,许宁内心也是没有好感,就是虐待孩子这点,足以让她感到厌恶了。

明明是一家人,为何她与陈倩雯如此天差地别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PK宠文求支持

《欧先生,有话好好说》

欧阳是谁?

联邦军区特战队的老大,身为最年轻的少校,行事心狠果断,单身27年,不近女色,直到遇到她。

她啊,云姑娘!

神界月神殿守护战神,灵力系高不成低不就的半吊子。

没什么生死大爱,也没什么恶毒女配,有的只是云姑娘的漫漫撩汉追夫路……

小剧场事后采访环节

作者君:云妹儿,对于欧阳你是什么感觉?

云姑娘(炸毛):他妈的,在自己媳妇儿被下药给找鸭子的蠢货,提他干嘛!

欧某:媳妇儿,你刚才说什么?

云姑娘:(献媚)没……没什么。

作:喂,就说话那个男的,现在允许你提个要求,赶紧的啊。

欧某:亲娘,能不能让她改改办事儿揪头发的恶习,我怕没30岁就让这家伙给揪秃了!

云姑娘:……

作:节制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

Tagged with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