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app

,最快更新庆荣华最新章节!

待两名太监出去后,曾荣把米饭放到了朱恒面前,把自己挑完刺的鱼肉也送了过去。

朱恒看着满桌子的鸡鸭鱼肉,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,他实在是没有食欲。

曾荣看着他愈发清瘦的脸庞,终是有点不忍心,问道:“这些菜是否不合胃口?”

“有想吃的么?”朱恒抬眼问她。

曾荣不答话,端起他的饭碗,把米饭拨出去大半,剩下的米饭用热水泡了一下,然后把两块鱼腹肉放进碗里,送到他面前,“二殿下,这个清淡些。”

继而,曾荣又把菜重新摆放了一下,把一道蒜黄炒鸡蛋和一道笋干炒虾仁摆到了他面前,把那几道油腻的肉菜拿远了些。

“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吃饭了。”朱恒端起这碗水泡饭,寓意双关地说道。

“以前也有人给二殿下这么泡过?该不是覃姑姑吧?”曾荣也是才想起来,覃姑姑似乎挺喜欢这样吃的。

“是,后来覃姑姑走了之后,王姑姑便再没让我这么吃了,说是御医说的,不好克化,容易胃疼。”

“这?”曾荣为难了,她只考虑到朱恒的胃口不好,却忽略了关键的一点,这人一贯体弱,保不齐还真克化不了引起胃疼什么的,那她岂不是又给自己找麻烦了?

“无妨,偶尔为之。”朱恒说完,拿起了筷子。

纯美ChinaJoy 可爱俏皮

因着食不言的规矩,他吃饭期间,曾荣没再开口说话,而是站在一旁,又替他挑了几块鱼肉,最后,在她的帮助下,朱恒把一整条鲥鱼吃进去了,米饭也用了半碗,用他自己的话说,算是超量了。

放下碗筷,他看了看墙角的沙漏,“就在这用点吧,这会回去肯定晚了。”

曾荣见他心情似乎不错,和他商量道:“启禀二殿下,能否让阿梅姐一块来用点东西?这会她也没处吃饭去。”

朱恒听了不吱声,搭在轮椅上的手握了松松了握,终吐出了一个字,“好。”

“多谢二殿下成。其实,我们做下人的真不容易,不能太聪明,也不能太愚蠢,不能太没眼力见,也不能事事都想到主子前头,有委屈了不能说,不高兴了还得强颜欢笑,主子高兴了怎么都好说,主子若是有点不顺心,最后吃苦受罪的还是我们。”曾荣忍不住又多嘴了。

朱恒斜睨了曾荣一眼,“是在说自己,还是为她抱不平?”

“二者兼而有之吧。当然,我也没说们做主子的容易,谁都有难处,就看站在谁的立场,只是们的难处我们无能为力,但我们的难处对们而言可能就是一句话或一个简单的动作,所以我才斗胆啰嗦了几句。”

“是够啰嗦的,再不叫她进来用膳,这菜都凉了。”朱恒说完,推着轮椅到了案桌前,看着自己写了一半的字发呆。

曾荣没再废话,忙出去把阿梅喊了进来,把剩下的米饭一分为二,“二殿下开恩,准许我们借他光在这用点饭。”

“啊,在这不合适吧?”阿梅不是没吃过朱恒的剩菜,可那是端出去回自己住处吃,哪有做下人的在主子书房用餐的?这要被太后或袁姑姑发现了,准又得挨骂。

“就这吧,快点,一会还得去太后那领罚,我也得回去复命。”曾荣一边说一边也倒了点水来泡饭。

“为何还须去领罚?”朱恒问道。

“回二殿下,方才是阿荣妹妹替奴婢向太后求情,说是借用奴婢一个时辰陪她来见二殿下,一个时辰后回去领罚。”阿梅解释道。

“借用一个时辰?”朱恒看向曾荣。

“回二殿下,那会太后正在气头上,我若是直接替阿梅求情,势必会惹恼了太后,再则,气大伤身,也不适合进食,容易引起积食,所以我找了个由头把阿梅姐带出来,太后能好生吃顿饭,且一个时辰后,太后的气也消得差不离,应该不会重罚阿梅姐了。”曾荣回道。

朱恒听了这话略一思索,想起之前种种,会然一笑,“总是在理,我竟然又无法驳。”

曾荣回了他一笑,“这些都是经验之谈,好生记着,准会有受益的一天。”

“受教了。”朱恒认真地点点头。

曾荣本想再劝他几句,忽一眼瞥见一旁正愣怔地看着自己的阿梅,改口道:“阿梅姐,需要用热水泡米饭吗?”

“啊,哦,不用。”意识到自己失态的阿梅忙摇摇头,低头看着手上的碗,专注于碗里的米饭了。

曾荣见她连着扒拉了几下白米饭,换了双干净的筷子给她夹了几样菜。

朱恒留意到这两人的互动,什么也没说,转过身去开始磨墨。

曾荣见他把手搭在案桌上虽不费力,可磨墨毕竟是个力气活,时间长了胳膊肯定会酸,会影响到他写字的,便冲阿梅努了努嘴,示意阿梅过去帮他。

阿梅摇了摇头,不是她不想去,而是人家不需要她去。

这会她看明白了,二皇子对她和对曾荣是截然不同的,只是她不明白的是,二皇子明明只见过曾荣两次,而她却在二皇子身边待了三个月,不说朝夕相处也差不了多少,可为何三个月的相处会比不上只见面两次的人?

难道一个人的学识真这么重要?

见阿梅摇头,曾荣也歇了过去帮忙的心思,她能看出阿梅的失落,也懂她的失落,可这种事情她是真插不上手。

事实上,为了阿梅她已经数次逾矩了。

一时饭毕,曾荣帮着阿梅把剩菜收进了食盒,可没等她开口告辞,阿梅拎着食盒就往外走,曾荣有话要问她,忙一把拉住了她,对朱恒说道:“回二殿下,我们先告辞了。”

朱恒盯着曾荣拉住阿梅衣袖的手,自己的手不由自主地又捏了松,松了捏,再次吐出了一个字,“好。”

曾荣一心要跟着阿梅走,没有留意朱恒的异常,可阿梅读懂了自家主子眼里的不舍,对曾荣说道:“阿荣,我去去就回来,若是不忙,不妨留下来再待一会,一个时辰时间没到呢,我还想陪我去见太后呢。”

“都快午时了,再。。。”曾荣话说到一半,读懂了阿梅眼里的不舍,只得应了下来。

Tagged with: